2016年04月16日
又是蓮蓬歡笑放歌時。我喜歡蓮子脆嫩嫩的,連芯一起吃有微微甘苦的味道,慢悠悠小品,清脆與淡香同在,嬌嫩與甘甜共存,一派清心爽口的滋味。只是那天與一位23歲姓周的蓮蓬賣主攀談了一會,他乖巧的模樣和話語讓我一時三刻忘不了,由此勾起了諸多回憶和多了幾分思緒。

初中時期,我曾經很多次跟表哥劃著窄窄尖尖的採蓮船摘蓮蓬,那是為他們農場摘老蓮籽交任務。開始覺得又刺激又好玩,多少還夾雜著點詩情畫意,當人曬得像泥鰍,手臂和身上被荷杆刺出密密麻麻血印時,不是表哥硬拽,我是不願上劃子的。為了攢學費和攢錢買尼龍襪子,我和同學們劃著租借的大腰盆摘過菱角,那是我真正意義上開始打工闖蕩江湖的日子。

暑假,我們一幫男女同學每天早晨4點出發,靜靜穿過小巷,到了曠野就像出籠的小鳥,盡情放開喉嚨唱著山歌嘻嘻哈哈放飛。到陶家大湖,我們合力將幾隻主人家的大腰盆扛到湖邊,然後兩人一隻,一邊揮舞小木槳一邊打著水仗縱情劃向湖心,湖心離岸邊二三公里,那裡的野菱角肥大。大腰盆直徑一米八,圓圓的,兩人配合劃不好就直打轉,如果站起來不注意保持身子平穩,腰盆歪了脖子會喝水,不平衡時再一慌神,腰盆就會來個底朝天。要在深水裡讓大腰盆翻過身來得折騰好一陣子。在我們開始摘菱角的前一年,上一屆兩個女同學都不會游泳,陳姓女生落水後憑本能在水裡亂抓亂撓,結果被菱角藤纏住,另一個女同學哭天喊地、眼巴巴看著同伴魂歸西天而去。

每天紅日當頭,我們將所有腰盆綁在一起泛舟湖上,共吃不那麼豐盛的自帶午餐。其間總少不了穿插著猜謎、講故事、說笑打鬧之能事。專心致志摘菱角是寧靜的,你會感覺到湖水依稀從遠古流來,晶瑩碧透,羞柔如少女的溫情給你無限的遐想,豐美的水草菱角藤泛出陣陣遠古的幽香,引來魚兒水鳥野鴨陪我們摘菱角。勾著身子在大腰盆裡摘累了,就直起腰杆悠哉遊哉剝最脆嫩的菱角吃,滿口香甜滋潤哼著歌,譜出無憂的歲月無愁的童年。風梳幕色,我們挑著一天的收穫回家,雖然身子骨很苦可心裡有 樂,樂的是自己終於能出力貼補家用了。

這幾天,時不時想起小周,總覺得他的影子就是我過去的化身。蓮子吃在口中是脆嫩清香的,然而,黑黝黝的小周臂膀上花一樣的刺痕也是扎眼的。他說他外出打工受夠了,城裡消費高,一年下來也多掙不了幾個子。回家幹農活挺自由的,摘了蓮子換“洋洋”蠻好,他說自己沒什麼本事,但是就是不怕吃苦,秋後還要去摘菱角。看得出,他對生活的態度很坦然,沒有絲毫的抱怨。開初,我和他討過一點價,他倒有些害羞的意思,他說你說多少就多少。很明顯他不勢利,而且言談中總透出絲絲樂呵。想到我的小家子氣,心裡總有一份歉疚。

小周不怕吃苦,敢於用胳臂腿子與荷杆密刺抗爭,他是好樣的。很多像小周一樣的年青人習慣于躲避吃苦,他們同時失去了人生必要的曆煉。生活對熱愛她的人是公平的,吃得人生之苦總會獲得生活的饋贈。祝願小周的人生就像脆嫩蓮芯的微苦一樣。
於16年4月發佈



其他網誌共 5 篇

未分類:5篇

最新公開網誌 :     質量和美應該通過藝術手段來塑造 (20年12月)
    Hewlett packard Comp (20年9月)
    苦中有甜,苦去甘來 (16年4月)
    又到春天插秧時 (16年4月)
    生活如此簡單 (15年12月)
Pixel Cafe
包場開生日派對? 搞謝師宴? 公司活動? 舊同學聚會? 聖誕派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