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誌分類  
  好友  

其他網誌   生活 (生活記事 » 日常生活)
2015年11月06日

  此處用桃葉桃根指稱歌女姊妹。水面上忽來雙槳,那畫船由遠而近,船上之女子,乍一睹之,其容貌竟酷似我舊時相知的坊曲情人。仔細諦視,才發現不是。這翻驀然一驚、一喜、複又釋然,而又不勝悵惘之感受,盡見於似之一字。“歌扇輕約飛花,蛾眉正奇絕。”歌扇是歌女手持之團扇,可以遮面障羞,上寫歌曲之名以備忘。約,掠也,攔也,宋人口語。此處輕約可解為輕接。空中飛花點點,那歌女舉起歌扇,輕接飛花,這下可看清了她的真正容顏,真是美豔絕倫。奇絕二字映照開頭,暗示出了舊日情人之絕色,亦寫出了自己之情深意重。接著詞筆悠悠宕遠。“春漸遠,汀洲自綠,更添了、幾聲啼鴂.”此三句一韻,愈添境界悠遠、煙水迷離之致。春意漸遠,汀洲已綠,更聽得幾聲淒切的鵜鴂聲。鵜鴂,鳥名,即子規、杜鵑、杜宇、鳴於春暮。古人認為,鴂鴂啼叫,百花就要凋零。屈原《離騷》“恐鵜鴂之先鳴兮,使夫百草為之不芳。”可以為證。詞中亦多見此一意象,如張先《千秋歲》“數聲鵜鴂,對報芳菲歇。”辛棄疾《虞美人》“綠樹聽鵜鴂,……啼到春歸無尋處,苦恨芳菲都歇”。此三句以自然喻人事,一筆雙關。



春漸遠,象徵美好往事之漸遙。啼鴂聲,更是隱喻美人遲暮之深悲。有此一層意蘊,故直逼出歇拍三句:“十裏揚州,三生杜牧,前事休說。”上一韻筆致紆徐和緩,至此換為鬥硬生新之筆,寸幅之間筆調截然迥異。杜牧《贈別》:“娉娉嫋嫋十三餘,豆蔻梢頭二月初。春風十裏揚州路,卷上珠簾總不如。”山谷《廣陵早春》:“春風十裏珠簾卷,仿佛三生杜牧之。”三生謂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三世人生。歇拍化用杜、黃詩句。十裏揚州,喻說舊遊維他命b補充劑之美好綺麗。三生杜牧,喻說舊遊之恍如隔世,亦暗示著情根之永種不斷。唯其如此,前事休說,蘊含詞人無限傷心沉痛。直至九年後,白石作《鷓鴣天。十六夜出》,仍有“東風歷歷紅樓下,誰識三生杜牧之”之句。



換頭又漾開筆鋒寫景。“又還是、宮燭分煙,奈愁裏、匆匆換時節。”此化用韓翃《寒食》:“春城無處不飛花,寒食東風禦柳斜。日暮漢宮傳蠟燭,輕煙散入五侯家。”唐宋有清明日皇宮取新火以賜近臣之習俗。此借喻又當清明時節,風景依然,年華卻已暗換。奈愁裏、匆匆換時節,語意蘊藉含蓄,既是歎惋現境之春暮,又是悲慨今昔之變遷無限傷昔懷人之情,已是詞中暗現。於是,筆脈又繞回欲休說而不能之舊事。“都把一襟芳思,與空階榆莢。”此二香港酒店式公寓句化用韓愈《晚春》:“楊花榆莢無才思,唯解漫天作雪飛。”又當春歸,人不得歸,一襟芳思,化為寸灰,又何異於榆莢之盡委空階。大有李商隱“春心莫共花爭歲,一寸相思一寸灰”(《無題》)極可注意的是,上二韻所化用的二韓之詩,皆含有楊柳之描寫。由此而引出下一韻,實為天然湊泊。“千萬縷、藏鴉細柳,為玉尊、起舞回雪。”前句語近周邦彥《渡江雲》:“千萬絲、陌頭楊柳,漸漸可藏鴉。”玉尊,指酒筵。雪喻柳絮。


於15年11月發佈



其他網誌共 30 篇

未分類:21篇, 生活:8篇, 美容:1篇

最新公開網誌 :     妊娠血糖高患者可以接受運動療法嗎 (20年7月)
    事實上,近年來,面值進行退市股也逐漸開始 (20年5月)
    保濕噴霧可以使用方法不當會越噴越幹 (20年4月)
    什麼牌子的嬰兒床床墊好?如何選擇嬰兒床墊 (20年1月)
    抗擊流感的兒童--鷓鴣湯 (19年12月)
    你了解脫毛嗎? (19年10月)
    近視很常見嗎?眼科醫生:超過這個程度是危 (19年10月)
    護發常見的六大誤區 (19年9月)
    秋天怎麼讓毛躁的頭發聽話 (19年9月)
    Show multiple langu (19年9月)
    發絲護理的六條小貼士 (19年8月)
    你臉上的長斑是怎么褪色的? (19年8月)
    夜間皮膚護理的四個步驟,以發展嫩肌 (19年8月)
    助肌膚細膩的巧妙方法 (19年7月)
    我在New Beauty經歷的hifu瘦 (19年7月)
    想要去除眼袋,選擇合適眼部療程很關鍵! (19年7月)
    皮膚護理取決於人們:分期護理不會留下痘痕 (19年7月)
    五個建議讓減肥和健身的效果加倍 (19年6月)
    乳房自查四步走 (19年6月)
    但可以緩一下接 (16年4月)
Pixel Cafe
包場開生日派對? 搞謝師宴? 公司活動? 舊同學聚會? 聖誕派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