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08月22日
一朝風雨起,滿城草木深。是誰,憑欄望月,獨守一座蕪城。這畫地為牢的城,飲鴆止渴的情,空守城門,殘星寂夜月色寒,滿注蒼淚,冷雨愁煙醉無眠。

幾度春秋心漸遠,一簾春夢花猶新。誰可看破紅塵,自古風流多幻夢,夢醒時分方知愁,即花開時,春留戀,落花去時,人移情。月移疏影梅山靜,一股暗香雪添成,花開花謝自紛擾,誰解其中繞指情!

半嶺殘霞,幾度異彩弄紅日,一筆揮毫,萬行詩句成文章!寫盡弱水三千,唯有斜陽煙雨最斷魂,一陌秋,一朝情,三更淚,三世情,潤色情詩消磨多少花墨月池,也只是一家之言。一宿添詞,窗外寂寂,蟬歇鳥靜風細細,再難寫那風月章台柳依依!

是誰的筆觸劃開了滿池月色,驚擾了夢中嬋娟,怎奈思緒無端,卻情思漫漶,下筆千言,誰解其怨!

殘句冷詞悲涼意,昏燈雪案寂寥心。多少舊情添新魂,多少長恨賦短歌,寫寫寫,憶憶憶,負了風花雪月,難再植花紅柳綠!

歲月誤,風月彈,荷塘迷霧香引路,落紅漫嶺塵歸土!翠柳拂煙,幽幽疏影隱畫中,晚煙歸棹,片片殘霞落江心。畫梅雪來方落筆,撫琴月出才弄情!
於18年8月發佈



實事求是, 提供可靠伺服器管理及網存超過+年。